【設為首頁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娛樂八卦 >

48分鐘的《吉祥》很憂傷 所以大鵬變了?

時間:2019-10-13 01:43點擊:
  

  48分鐘的《吉祥》很憂傷,所以大鵬變了?

  “我今天其實想和大伙說抱歉,我這個作品是一個短片,非常短,大家買票進來,我在考慮是不是要放兩遍?”《吉祥》在中國電影資料館放映完畢后,“大鵬”董成鵬上臺,張口就逗笑了一片觀眾。

  而在剛剛過去的48分鐘,大鵬領著大家走了一趟飄雪的東北老家,快速檢閱一個家族過年期間的“殘酷敘事”。

  《吉祥》以大鵬本人的真實經歷為背景,將虛構與紀實的拍攝手法融合在一起,講述女孩“王麗麗”回老家,在過年期間所經歷的家庭矛盾。大雪覆蓋的村莊是絕望的:維系大家族團圓的老人猝然去世,中年患病癡呆的王吉祥成了“負擔”,王麗麗面臨是否接父親回城同住的難題……

  這是自去年獲金馬影展最佳創作短片后,《吉祥》首次在國內放映。

  因為《大鵬嘚吧嘚》《煎餅俠》《縫紉機樂隊》這些作品,觀眾熟悉的是一個“好好笑”的大鵬。結果他驀然拿出48分鐘很憂傷的《吉祥》,在金馬影展一鳴驚人。所以大鵬變了嗎?

  在大鵬的“他城影業”公司辦公地,他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專訪時說:“我覺得自己是沒有變的,因為我以前和現在拍攝的內容,都是成長的一種體現。創作是統一的。”

  2018年在金馬影展,大鵬發表獲獎感言時說:“我從第九排走到臺上,用了十幾秒鐘。但我從拍網絡短片,到走上金馬獎的舞臺,用了14年。”

  對大鵬而言,這些年的創作,變化的只是關注的題材,《縫紉機樂隊》想聊一群人的搖滾夢想,而《吉祥》就是想講一個家的故事。

  在《吉祥》放映之后,大鵬經常跑去豆瓣和微博看評價。不少觀眾談論《吉祥》的微博,都出現大鵬點贊的記錄。大鵬說,評價他忽然變了的人,可能是依據對他之前喜劇作品的印象來看《吉祥》。而大鵬內心更希望這個作品能被獨立看待,和“誰拍的”“為什么拍”無關。

  《吉祥》的誕生,是若干偶然與意外疊加后的結果,拍攝體驗無法復制。大鵬原本是在為《縫紉機樂隊》做勘景的時候回到老家集安,結果捕捉到真實的家庭故事。

  飾演“王麗麗”的女演員劉陸透露,最初大鵬導演找到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們去拍一場天意。”從進組到拍攝之前都沒有任何劇本,在拍攝的第三天,原本作為電影主角的姥姥住院、去世。“這個事情發生了很大變化,當時大家都傻了,然后大鵬導演也是做了很多內心的撕扯,非常極速地去改變他的計劃”。

  這一場天意,讓觀眾窺見大鵬以前創作中沒表露過的情感和視角。

  影片中出現一群小孩子快活滑雪的鏡頭,大鵬說這是他小時候每年冬天最開心的事。“我們會從山頂坐著塑料布、塑料袋,順著道滑下來,那是很刺激的!速度在我印象中非常快。沒塑料袋的話,我們就用幾個樹枝墊在屁股底下滑,有的時候中途就撞到樹上了”。

  《吉祥》的拍攝,也觸發了大鵬對電影創作的一些新思考。比如有觀眾曾問他,片中當癡呆父親忽然對“陌生”的女兒說“你瘦了”時,女兒為什么沒哭——那個片段的確令很多觀眾現場落淚了。

  大鵬才驀然意識到,電影拍攝會有預演,角色會說出觀眾期待的臺詞,但在生活中往往可能不是。家人的表達未必很直接,但會通過細微的舉動悄悄傳遞出來。“怎么去把握生活和藝術創作的尺度?這是永恒的課題,而這個尺度在不停變化,因為觀眾是在變化的”。

  演員和導演,是大鵬這些年一直兼有的雙重身份。

  最近,陳建斌導演的電影《第十一回》,在北京國際電影節“天壇獎”上斬獲兩項大獎。片中大鵬飾演一個話劇團團長,預告片里他一頭披肩長發,與陳建斌上演追逐戲碼。夸張的新造型讓觀眾大呼認不出,“找到鵬哥算我輸”。

  陳建斌指導的這份表演“新作業”,大鵬很滿意。

  他調侃自己身為導演的效率,沒有身為演員的高。“距離我上一個導演作品已經過去兩年,現在大家看到了《吉祥》,下一個也許又要兩三年”。

  但邊創作邊參演其他導演的作品,大鵬認為這是很好的學習機會。“我享受這兩個角色同時帶來的不一樣的成就感”。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杰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篮球比分球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