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娛樂八卦 >

前瞻《飛馳人生》 陳一愚:變與不變是韓寒自我經歷投射

時間:2019-09-16 04:22點擊:
  

  1月30日電 2019年春節檔強片如云,而電影《飛馳人生》在春節檔中預售表現搶眼。韓寒此前有第一部作品《后會無期》第二部作品《乘風破浪》,《飛馳人生》是否是前兩部的延續呢?而這第三部作品表現會如何呢?1月30日,《今日影評》特邀影評人陳一愚暢談《飛馳人生》的內容創作,剖析韓寒的變與不變。

主辦方供圖

  四字片名展現導演情緒 亦是韓寒對自我不同階段的投射

  陳一愚在《今日影評》中談到韓寒導演的“四字片名”,其實它不僅展現了事件,同時也暗含了導演情緒。《后會無期》是日后再也不會相見的意思,是悲觀態度與感傷氣氛;《乘風破浪》是逆風而行去解決困難的勇氣也暗合影片角色態度;《飛馳人生》是一種肆意快活的積極精神,陳一愚認為該片會非常正,是一部昂揚向上的作品。

  另一方面陳一愚認為導演韓寒是在投射自己的人生或是投射曾經的自己。《后會無期》投射的是韓寒輟學寫小說的那段歷史, 90年代初一個孩子輟學是違反世俗觀念,而在故事中,是人們追尋遠方但遠方模糊的故事;《乘風破浪》故事是少年(鄧超 飾)去遠方為追尋夢想而放棄了家庭關系;《飛馳人生》中韓寒是重新梳理家庭關系和夢想,會呈現出一個中年男子調整后重新逐夢的故事。

主辦方供圖

  沈騰賽車手身份引人揣測 父子關系是電影核心

  沈騰在《飛馳人生》中的造型頗有中年感,陳一愚認為《飛馳人生》很可能是講述中年男人追逐夢想的故事,他進一步揣測,沈騰頭戴賽車員的安全帽,手上拿鍋和炒勺是對他當時職業身份的暗示,而且沈騰很可能會放棄廚身份或者帶著廚師這樣的身份去追逐夢想。而影片《飛馳人生》的另外幾個角色,黃景瑜身穿賽車服可能是拉力賽中的賽車手,而本煜可能是汽車修理工,而尹正看劇照是普通服裝,似乎不會跟賽車沒有正面聯系,但據陳一愚揣測不起眼的他會起關鍵性的作用。而最終這些角色對沈騰成為賽車手的作用如何,沈騰又如何再次成為一個賽車手,是一個大看點。

  韓寒的作品在講述夢想話題時也喜歡描述父子關系,而韓寒對中國傳統文化中對父親的理解是:父親是權威的,是君臣父子。陳一愚認為《后會無期》中的父親是多處留情,是一個“渣男”形象;《乘風破浪》父親是專制的暴君形象,他需要兒子去理解年輕時候的父親,父親是一個被動的形象;《飛馳人生》中父子關系是融洽的,甚至像朋友一樣,是助推夢想的加油器,可以說在父子關系上呈現了一種有層次的變化。

  沈騰角色代表對真實的接納 《飛馳人生》仍舊是關于保持初心

  韓寒無疑在不斷成長與變化。韓寒變成從以往以兒子的身份去看待父親,而《飛馳人生》是以父親的身份看待自己的孩子。但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觀眾質疑韓寒最終失去了少年氣,而成為一個普通的中年人。但其實韓寒拍攝《后會無期》時是30出頭,而《乘風破浪》是35歲,2019年《飛馳人生》韓寒已經37歲,陳一愚認為韓寒毋庸置疑會改變,但他只是變得成熟了。

  在《飛馳人生》中沈騰的父親形象是微胖油膩甚至還有點不修邊幅的,這有點映射當下社會的中年男子,但在韓寒看來,這并非是圓滑,而是歷經千辛萬苦之后的本真和純真,是對在自我真實的更好接納。陳一愚認為韓寒是成熟但不世故,是對自我更好的接納,也是“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的氣質。而韓寒作家、賽車手的多重身份也促成了韓寒在影像上的獨特表達,《飛馳人生》值得期待。

  據悉,電影文化評論類日播欄目《今日影評》每周一至周五晚22:00檔于CCTV6電影頻道播出。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篮球比分球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