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返回首頁
當前位置: 主頁 > 湖北資訊 >

石黑一雄:書寫歷史創傷的大師

時間:2019-10-12 02:54點擊:
    (黃石日報)10月5日,瑞典文學院宣布,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頒獎詞說:“石黑一雄的小說,以其巨大的情感力量,發掘了隱藏在我們與世界聯系的幻覺之下的深淵。”   石黑一雄生于日本,長于英國,以英文寫作,獲布克獎,與拉什迪、奈保爾并稱英國“移民文學”三雄,但他卻聲稱自己是國際作家。作為一個幼年即移民到英國的日裔作家,石黑一雄的跨文化經歷在他的書寫中提供了特殊的文化身份和視角。幾年前,他成熟期的作品《長日留痕》《千萬別讓我走》和《上海孤兒》被引進內地,只在小圈子內引起反響,今年上海譯文一口氣推出他早期兩部作品《遠山淡影》和《浮世畫家》及最新的短篇小說集《小夜曲》,我們終于可以全面一窺這位作家的小說世界。  石黑一雄的四部代表作為:《被掩埋的巨人》《長日留痕》《遠山淡影》《浮世畫家》。他以精湛而巧妙的文學方式揭示社會歷史進程對個體的沖擊,表現人們的傷痕記憶和精神困境。  《遠山淡影》于1982年出版,小說的敘述者是一位居住于倫敦的日本寡婦,女兒的自殺使她回憶起了二戰后她在長崎的生活,揭開傷痛的記憶。小說技巧嫻熟,文字洗練,頗受好評。  奇妙的是,由于對長崎的形象早已淡漠,石黑一雄以想像性的筆觸對這個城市輕描淡寫的勾畫,它受原子彈爆炸的影響也是一帶而過,卻誤打誤撞被評論家認為是克制寫作的典范,然而小說的主題其實并非原子彈或日本。這令他啼笑皆非,但也造就了小說的成功。  1986年,他的第二部小說《浮世畫家》出版,表現一位二戰時曾幫助宣揚軍國主義的日本畫家在戰后的回憶、反省和懺悔。小說延續了讓他獲得成功的日本元素,涉及大量日本風物和藝術的描寫,包括園林、花道、茶道、日本食物、服裝和風景等。這部小說強化了石黑一雄作為小說家的聲譽,并進入了布克獎的決選名單。  接下來的《長日留痕》,他將背景放到了英國鄉間住宅,小說表現了一位英國老式貴族宅邸的男管家為維護“尊嚴”而壓抑情感、否定自我的悲劇人生。小說出版后,獲得巨大轟動,不但榮獲布克獎,銷量更達到驚人的百萬冊,1993年還被改編成成功的電影。  這三部小說奠定了石黑一雄作為作家的巨大榮譽,他的主題和風格也確定了下來:關注身份的觀念以及個體如何保持自我,探索記憶如何作為維持尊嚴和自我的感覺的手段,敘述語調淡雅從容,綿密沉郁的文字是一種精致幽微的傷感與哀愁。此后的《無法安慰》《上海孤兒》和《別讓我走》既延續了他此前小說吸引讀者的元素,也作了許多新嘗試,如《無法安慰》增加了怪誕不安的因素,《上海孤兒》重構戰前上海,《別讓我走》涉及到了復制人的問題。  石黑一雄的小說全部以第一人稱敘述,敘述者經常在回憶往事中展露人的缺陷和弱點。讀者被敘述者的缺陷所吸引,進而寄予同情,小說由此營造出悲天憫人的氛圍。悲憫是由于敘述者的作為或不作為引發。一個例子是在《長日留痕》中,男管家無力表達他對女管家的愛的情感,因為他無法將他作為管家的感受與他的個人生活統一起來,只能不斷地壓抑和否定自己。  他的小說的結尾,往往以敘述者憂郁的認命作結,他們無奈地接受過去,并且發現,這種認命的感覺,反而令他們心靈的創傷稍稍得到安慰。西方的評論家往往將這種感受與日本文化的“物哀”聯系起來。這是一種便利的解讀,但也多附會,石黑一雄自己大概不會認同,他說自己事實上很少閱讀日本文學,只讀過谷崎潤一郎的幾部小說。他對日本的了解,僅限于家人和自己的生活,更多是透過日本電影例如小津安二郎和成瀨巳喜男的作品而認識,而那已經陳舊的日本。  石黑一雄更喜歡人們稱他為“國際作家”,他關注的是國際讀者關心的主題。因此,在描繪人物時,他從不借助于他們所穿的衣服或消費的商標名稱,他認為這類情節除了狹窄圈子內的讀者外,對其他人毫無意義。他小說中的日本元素,只是一抹淡淡的背景,完全不涉及日本文化隱晦難解的一面,盡力排除用異國情調吸引讀者的做法。

------分隔線----------------------------
推薦內容
熱點內容
篮球比分球探